望着红窗台的轻弦

嘛,DFB队粉,主CP是BK(੭ु˶˭̵̴⃙⃚⃘᷄ᗢ˭̴̵⃙⃚⃘᷅˶)੭ु⁾
(bk可以甜的!真的可以甜的!)
最近掉进了狐妖的大坑里
(官配都超有爱的有没有!)

【月红】山林之隐
有车,p3前文,p4车,生子设定,孕期车和一段东方被红红X(洛酒!你得对东方负责!)贴出来的是日常,车注意避雷
“妖仙姐姐,睡觉了”他搂过玩着年关时候去山下买的拨浪鼓的她,轻声呢喃到,一年了,眼睛还是看不清什么东西,他劝她不要去找郎中了,这样挺好的,至少,他不会再出去给她闯祸,可以陪着她,写符这种事她也很快就学会了,平时带着斗笠帮人家捉鬼也成了常态
四个月前,冬天刚过,雪窸窸窣窣的从松树上落下,
“怎么不吃?”他听见她刚上桌就放下碗的声音,随口一问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吃!”
“那放碗做什么”
【多嘴多舌】红红此时涨红了脸憋出这么一句,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呀?”东方月初嚼了一口菜,笑着问红红
“没有”
“你怀孕了?”
“没,没有”
“那你昨天,急匆匆的放下碗是出去吐了吧”
“别瞎猜!我只是有点闷!”
“那你为什么不吃,以前我做的菜你一直都吃完的呀,饱了,下桌出去透透气”东方月初说着便离开桌子,准备走到外面去
“小心点!”他毕竟还是看不清楚东西,就算现在能看清轮廓但是一切对于他来说也是模糊的,红红时刻都得盯着他
“哎呀!”
“你这个二货!哎,我跟你说个事”
“终于想说了呀”他如同小时候与她开玩笑时一样,冲着她说着
【要你管!欠收拾了?】
“妖仙姐姐,你这么一说我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
【是又怎样,还不是你干的好事!】
“既然这样了那我就应该负起责任啊,是吧,你可别欺负我呀,我看不见哟”
“能感觉到么?”
“嗯”
“我也是昨天吃不下东西才发现的,另外,是个丫头”
“那你的修为”
“修为又不能过日子”

“我不困”红红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还说不困,哎呀,那我说我困了,陪我睡觉了,总行了吧”

“包什么味儿的?”不怎么宽敞的厨房里,两人站在一起,红红低头擀着饺子皮,东方月初把长发从中间束了起来,飞起的面粉粘在墨蓝色的头发上,红红用手肘碰了碰身边的人,低声询问
“韭菜”
“嗯,好”
“她能吃么?”红红望向了大床上玩着拨浪鼓的女儿
“等长牙了就能吃了”
“全部包么?”
“不是这样包的,你这样包的话做出来的是面皮汤”正说着他就挑了些馅捏了一个饺子放在案板上
“我,明明是你不教我!”红红直勾勾的盯着东方月初,
“手给我”一把拉过红红沾满面粉的两只手,仔细的教她怎么包饺子

“姐姐好呀”九岁的东方月初抬头看着走过来的红红,稚气的话语穿透夏日雨后的湿气冲进她的耳畔
【你在玩什么】
“羊骨头,把沙包抛起来,落下来之前看谁抓的骨头多”
“好玩么?”
“师傅不教我练习法术,只能这样打发时间,姐姐想学的话我教你呀”东方月初拿起一块羊骨头递给她,那个下午,她第一次玩人类的游戏,也是第一次看见一个男孩子如此真诚的冲她笑,

“好大的雪”红红从后面抱着坐起的东方月初,透过她剪得有些歪歪扭扭的喜字望着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他身上的温暖让她不想松开手,怀孕之后的困乏让她对于软榻更加依恋,
“我想出去走走”
【不许去,太冷了】
“为什么,就在院子里行么?我只是看不见,又不是缺胳膊少腿,再说了,就出去透透气”东方月初转身抱住她,带着些撒娇的说道,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抄起床边搭着的衣服,给他穿上
“抬左手!”
“嗯”给他穿上一只袖子
“抬右手!”
“嗯”又穿上一只袖子,东方月初这样的性子,若不是因为看不见,他早就拉着红红下山去了,如今被她裹成了一个粽子一样,手上还拴上了铃铛,
“我带你去山下,一定要牵着我”
走在集市上,两个人铃铛叮叮当当的声音并没有在嘈杂的人声中特别醒目,红红紧紧的牵着他的手,刺耳的鞭炮声窜进每一个角落中


“你不怕我从马背上摔下来啊”
“抱住我”
“还没成亲呢,这样不好吧”
【叫你抱你还讲条件么?】
“不讲,听你的”东方月初歪头靠在红红肩膀上说到

“谁叫你等着的!”红红有些恼怒的质问着站在雪地里的东方月初,
“我只是顺便在院子里站着”说话的时候嘴里的热量化成了雾气,
“随便站着?”
“嗯”啪,一个耳光打在他脸上,不小心咬到嘴唇之后嘴角渗出血来,红红在雪夜里冻得冰凉的手摸上他的脸,
“叫你不要等着我!”
“我只是习惯了站在那里,忘了时间了”
“还在骗我,你虽然感觉不到热,但是你能感觉到冷的”积雪漫过了脚踝,他就这样一直站着,等她回来,身上穿着她临走前搭在椅背上的棉衣,见她许久没回来,就寻着门口挂着的油灯走进院子里等她
“以后冬天别去那么远的地方了,咱们的银两和粮食足够我们撑到开春了”将她抱进怀里,希望自己的体温能暖一暖她的身子
十五年前
山顶道观前大雪铺满山路,呼出的气立刻变成了冰碴子,
“姐姐,你要去山下的小镇上么?”小男孩抱着暖炉问着准备走出山门的女子
“嗯”干脆利落的回答道,她
“带上这个小暖炉好不好”小男孩恳求道,白色的单衣在寒风中被撩起,贴着他有些瘦小的身子
【快回去吧,一会儿师傅不见你又得训你了】她摸摸小男孩的头,轻声说道
“带上好不好,怕姐姐冷”小男孩继续恳求着,手已经被冻得通红,她最终还是接过了暖炉,捂着手,走在积雪的山路上
“姐姐小心呀!路上滑”他一直站在山门,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中

评论(10)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