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红窗台的轻弦

嘛,DFB队粉,主CP是BK(੭ु˶˭̵̴⃙⃚⃘᷄ᗢ˭̴̵⃙⃚⃘᷅˶)੭ु⁾
(bk可以甜的!真的可以甜的!)
最近掉进了狐妖的大坑里
(官配都超有爱的有没有!)

【月红月】日子还长(1)

生子预警
有gb剧情
结局he
甜甜的日常
会有车的

 <a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href="http://knockraining521.lofter.com/post/1dea7fe2_11c2c9d4" >车</a>



“你确定你要和姐姐换?”容容一改往日的笑容,有些严肃的对东方月初说到,这药可不是随便吃的,那种事一旦成了就不能反悔
“容容姐,决定了就不反悔”东方月初冲着她一脸淡定的笑了笑
“吃了这个,后面的日子,一定要按照翠姐姐说的做哦”笑容重新在绿头发的狐妖脸上绽开,两只耳朵抖了抖
“一定的,容容姐要帮我保密哦”
看着东方月初抱着药走出去的背影,容容在心里祝他好运,这孩子,都结婚了还是这样啊,哎

“你又去和雅儿喝酒了?”红红穿着睡衣梳着半干的橘色长发,坐在床边问着满身酒气,刚洗完澡的东方
“不过,这次她输了,嘻嘻”东方一下子倒在床上,床垫都有些陷下去,一双灰色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涂山红红,
“以后别喝那么多,身上有点烫诶”红红钻进被子里,摸着东方的头发念叨着,她可没想到他这时已经吃下了容容和翠姐姐给的药方子,东方温热的身体蹭起来,亲吻着红红的嘴角,红红也没拒绝,轻咬着回吻着东方,她拽开东方的腰带,那双灰色的眼睛让她难以抗拒,明明自己才是狐狸精,这孩子竟然比自己还要勾人,东方纤长的手指撩开她衣服上的扣子,跨坐在她身上
【你今天怎么这么想要?】
“大概是喝了酒”
“真拿你没办法”
第二天早晨,东方睁开眼睛时看见被脱得到处都是的亵衣,裤带,外套,被他俩弄的一团糟的被子,以及床上的浅痕,轻笑了一声。

涂山的秋天终究还是来了,合欢花的花絮零零散散的落下来,早已没有春天那般纷纷扬扬。
“东方奆奆来啦”妖馨斋的小妖精们看着涂山的入赘姑爷走进来,连忙招呼着,拿了两串糖葫芦就走了出去
“近些日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特别的没精神,是不是那个多了啊”一旁的两只狐狸精窃窃私语到
“别说了,被二当家听见我们就活不成了”
“被三当家听见也活不成了哦,呵呵”两只狐狸精转头看见容容笑嘻嘻的站在她们身后,连忙快步逃走了
“他以后怕是有罪受了,不过,姐姐现在应该还不知道吧”
“呕”今天糖葫芦明明很甜啊,为什么我老是吃不下去想吐出来,而且连早饭吃的肉夹馍都要吐出来了,东方想着这些,使劲咽下去一个糖葫芦,一面心疼着被自己吐掉的红山楂,一个不小心,尖锐的竹签扎到了上颚,鲜血流出来,不巧的是已经走到了家门口,他把糖葫芦的签子扔在外面的垃圾桶里,装作没事的走进庭院,院子里的红红坐在厅堂里,喝着枸杞水,见他回来,赶忙走过去,
“姐姐”东方有些怕她发现,却无可奈何的开口
【吃糖葫芦把签子戳到自己嘴巴了吧】红红看他嘴唇上的糖渣以及牙齿上沾着的血,感觉他有些闪躲着自己
“………”东方啥也不敢再说了,直直的盯着红红,她轻垫脚尖,吻上他,很多年前那个傍晚,小小的他径直倒下去,温软的唇触碰着她的嘴唇,血的腥味还是那么浓烈。

“姐姐吃这个,溏心的哦”东方月初拿着两个敲破了头的热乎着的鸡蛋叫醒了还迷糊着的涂山红红
“姐姐吃这个,会流出来的,张嘴!”不知道为什么,红红听到东方月初这么说,猛然想起来以前他举着自己煮好的糖心蛋让自己吃的感觉,没修成人形的时候,她掏过鸟窝,直接生吃了那些蛋,原来,人类,也喜欢吃没煮熟的蛋啊,东方月初这时候撑着头,看着她吸里面的汁水,嘴唇上都是蛋黄,他凑过去吻她,舔下那些东西,红红还有些惊到,他怎么了这是
“你的手”这时她才注意到东方手上缠着纱布
“不碍事的,不过是姐姐出远门办事的时候切菜剁到手了”东方笑了笑,示意红红自己没事,切菜这种时候切到手是正常的,但是东方月初清楚,自己最近可是走在路上都可能半梦半醒,切菜的时候梦见剪指甲,吃饭的时候把醋当成了酱油,大概是,太累了吧,睡一觉可能,会好一些?
“容容,你来啦,有事么”翠玉灵笑着对容容问道,也是,这段时间呢,她等容容的信息等得有点着急了
“成功了,呵呵”
“你姐姐现在知道么”
“不知道,她以为他最近浪多了睡得晚没精神”
“浪多了?他出去干嘛了啊”
“他没出去,就和姐姐一起呢,我过来拿点药给他,过两个月就是年关了,给姐姐一个惊喜”
屋外,几只小鸟凑在树枝上,叽叽喳喳,见容容出来了,便扑棱棱的飞远,绒毛落在地上

“给我吃一只啊,这拿冰冻过的螃蟹刺身一看就很好吃”东方凑到雅雅身边,急切的想要她手中的螃蟹,空气有些凉了,东方说话的时候呼出的热气凝结成白雾消散开来
“只给你半个身子,呐,以后别来烦我,死蟑螂”雅雅不耐烦的转过头去,塞给他一块螃蟹,东方捏在手里看了看细白的肉质,扔进嘴里嚼起来,连着软壳一起嚼碎了
“你在吃什么!”容容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比平时多了些严厉
“螃蟹啊,诶!容容姐你干嘛!”
“什,什么?不许吃螃蟹?容容姐,这么好吃的东西我不能吃么?”
“东方月初,如果你想让你身上掉下的肉就是个没心跳的血疙瘩的话那你吃吧,不过姐姐那里”
“容容姐,你的意思是,不会吧,姐姐就跟我,嗯那什么了没几次啊”这种事情只要提一提,容容肯定就明白了,换成雅雅的话,他这个做姐夫的又不知道要挨多少嘲讽了
“是呀,你要当爹了呢”容容笑着走远了,扔下了这么句话,东方还在那里怔怔的发呆,看着医馆前面狭长的青石板路延伸到远方,路守望着点滴的过去,走向今后,石板上的裂痕,会不会记住他当年刚开春光着脚飞奔到山头看护城河化冻,夏季闷热的雨天在屋檐下躲雨,看雨水从滴水上滑落,在秋日的冷风里发着烧抱着一包药走远,这个时候她大概已经在家里等他了,得快些回去

评论(14)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