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红窗台的轻弦

嘛,DFB队粉,主CP是BK(੭ु˶˭̵̴⃙⃚⃘᷄ᗢ˭̴̵⃙⃚⃘᷅˶)੭ु⁾
(bk可以甜的!真的可以甜的!)
最近掉进了狐妖的大坑里
(官配都超有爱的有没有!)

【月红】精变(1)

主月红,有白苏情节
起名废
有car(主要在p2)
请一定看下去啊啊啊啊啊!!!
真的是糖!
主要的梗是两个人互换身体!
(悄悄的求评论啦hhhhh)


几个月前,东方月初感觉到了灵魂里的碎裂和疼痛,他深知破碎的灵魂已经撑不住小白那么多次的召唤,自然也没有下一世了,他想多看一眼涂山和黑狐决斗那天,小白很争气的抗到了最后,打得酣畅淋漓,他骨子里那种少年独有的狂傲和不羁,在这个时间段内迸发出来,最终那东西消失了,古树的花瓣飘散在风中,落下来,纷纷扬扬,东方和红红的灵魂从小白苏苏的身体里抽离出来,小白低头见苏苏没事,便想到了最坏的结局,他们这是准备,殉情?!
“姐姐,一切都结束了,我,该走了”东方拉住红红的手,微笑着将身体往前一送,手就像五百年前一样,穿过了他的胸膛,这一次,他没有往前倒下去,已经死了的人了,五百年,连漫山遍野的花的味道都没有闻过了,他小的时候喜欢这合欢花,经常坐在树下看着花瓣飞下来,红红金黄色的灵魂体看着他,似乎早已经知道了结局,地府专门有给殉情的妖和人准备的地界,不必像一般的魂魄一样孤单游走,据说待遇也挺不错的
“东方月初!你别想不开啊!你消失了的话你姐姐怎么办”白月初觉得,东方一定是傻了,他当年也以为,自己摆脱不了王富贵儿那个狗皮膏药了,但是自己一次次的努力最终还是让这个小少爷屈服了,各自安好,都有各自的生活了
“姐姐会和我一起走的,对么?小白啊,你是个好孩子,这些年,苦了你了,对不起,你和苏苏好好过日子吧”东方的灵魂在红红的手穿过他的下腹的一瞬间裂成了碎片,小白看着他慢慢消散,这个人是真的在乎他,可是,真的没办法了么?
不知过了多久,东方再一次睁开眼睛,熟悉的帷帐,胸口隐隐作痛,
“不对,怎么会这样,我能感觉到疼痛了,是幻觉么?”大概是到了黄泉之下了吧,在地府做个逍遥自在的鬼也是快乐的,,还有姐姐陪着自己,翻身下床找衣服,赤身裸体的,在阴间也不该这么奔放,刚穿上裤子便看见小白端了个凳子坐在床边,苏苏趴在他的腿上睡着了,
“恭喜你啊,前世,你活下来了,在你拉住红红姐的手的时候,可能是苦情树做了个决定吧,给了你们和原先一样的身子,你也可以和你姐姐好好过日子了”小白看着他这个样子,下意识拿手遮了一下苏苏的眼睛,
“带苏苏回去睡觉吧”东方看着熟睡的苏苏说到,小白把苏苏背在背上,让东方跟他一起陪着苏苏回去,东方穿上放在床头的衣服,比之前的那件华丽了许多,道袍上加了些花纹,
“你说姐姐也回来了?她在哪儿?”
“切,你是真的傻了吧,跟你盖一床被子,就睡你旁边啊,容容姐和我还想看你俩到底怎么面对对方呢,你倒好,一醒来就想着去找吃的”
“小白,你说什么?一张床,一个被子?”
“是呀,苦情树承认的爱情,就已经算合法夫妻了,也该干一些夫妻之间的事情吧”
“白月初!!!你的脸呢!!!”
红红和东方那天之后就成亲了,东方这个碎嘴免不了时常被姐姐训一顿,这天,东方刚拿了吃的回去,红红便环着他的腰,脸贴上他的身子,东方低头看着她穿的那件鲜红的吊带长裙,金色的头发上点缀着红色的蝴蝶结,翠绿色的眼睛勾魂一般的诱人,这衣服本应该是她当上涂山之王之后就应该穿的,奈何小时候的事情让她难以忘记,就搁置了下来,这些都是东方以前在帮她搬东西的时候见过这衣服,容容告诉他的,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她穿漏肩的衣服,还被她这样子撩,白里透红的光滑肌肤让他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他伸手摸红红的脸,不料一下子被她拽到床上,压在身下,红红跪坐在他腿上,双手撑着他的胸口,压得他动弹不了,东方抬手触碰着她的手臂,红红身体被勾得颤了一下,旋即低下身子,将嘴唇覆在东方的唇上,
“那天晚上,我不舒服,你也没尽兴吧”
“姐姐说这些做什么”
【你说做什么!】
“不要撩我啊,求你了,上次就把你弄疼了”
“现在怎么这么不听话了”东方被一把推到床上,不料脑袋磕在了床沿上,一刹那的功夫,他眼中的人从想要和自己干事儿的红红变成了一脸红晕,努力克制着欲望的自己,他摇摇头,想起第一次的时候,她一脸羞赧的冲着过于敏感哼出声的自己说
“二货小声点……嗯!小雏子真没个轻重!啊~”
“姐姐,这么晚了,没人过来我们的院子”
“你不要面子我要面子!唔!”【你信不信我休了你!】
“姐姐舍不得的”
东方闭上眼睛等着红红扒他衣服,感觉胸口一阵停顿,他睁开眼睛,看着用着自己身体的红红
“姐姐,裤子脱了就好了,别解开衣服了,看你不好意思”东方撑起来,和红红深吻,他希望这样能够带动她在帷帐里的热情,他把舌头伸进她的口腔里,手扶着背,红红有些吓到,轻咬下去,东方松了口,趴在红红肩膀上说
“姐姐,别怕,这一次你会爽到的,而且别忘了我现在用的是你的身子啊”
虽然她用的是东方的身子,但红红这几百年就做过那一次,还是他把她伺候的舒舒服服,前戏就让他费了好大的劲想出来,成婚的时候两个妹妹可是打过招呼的,东方一面拿膝盖蹭着那小东西,一面用舌头滑过喉结,这可是他自己的身子,哪儿敏感他再熟悉不过了,红红被撩的喘气,却不敢叫出来,东方也没想到被人们说会榨干男人的狐狸精也会这么害羞。
(车在下一话hhhhhh,我是爱月红的!相信我!)

最后宣个群,欢迎加入我们的all东方群hhhhh,群号码:593871196

评论(11)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