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红窗台的轻弦

嘛,DFB队粉,主CP是BK(੭ु˶˭̵̴⃙⃚⃘᷄ᗢ˭̴̵⃙⃚⃘᷅˶)੭ु⁾
(bk可以甜的!真的可以甜的!)
最近掉进了狐妖的大坑里
(官配都超有爱的有没有!)

第九章 翠鸟


“Oliver,看这个”Klinsman欣喜的看着同伴说道,他们或许不能称作同伴了,应该称为伴侣
“粪便里夹着没消化完的竹子,看来这种小东西是杂食啊”Oliver戏谑的说着
“显然不是我们这里的这只”Klinsman用手碾了一下这些粪便中间的竹叶抬头对他说道
“我在昨天它啃咬笼子的时候看过它的牙齿”Oliver把手放在笼子顶上,那个圆滚滚的生命用带着倒刺的舌头触碰着他的掌心
Mats和Benni拿玻璃瓶装了几只石缝里的蝾螈,看着滑腻的生命在水中快速的游动,却始终找不到出去的方向,血红色的肚子在清晨的微凉阳光下愈加明艳。
他们的家乡鲁尔区在战后的经济萧条中慢慢恢复着元气,Mats盼望着这一次旅行能为他打开些视野,林子里沙沙的响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人?鸟?抑或是兽?
昨晚有人在河边捉到了一只翠鸟,它似乎是被野兽抓坏了飞行羽,翅膀无论如何扑腾都难以再飞向天空,血沾湿了它泛着光泽的羽毛,暗红色的污浊使得这垂死的生命尤为令人胆寒,阳光满满的布满整个实验蓬,翠鸟的呼吸愈加微弱,刚开始还在微微动一下的爪子最后也定格了下来。
众人看着解剖针一点一点挑起它有些的内脏,粘稠的液体和血夹杂在一起,体内还未消化完全的鱼和虫子散发着奇怪的气味,人们都想快点离开,但是解剖一只如此珍贵的动物又怎能错过。
翠鸟的尸体被遗弃在实验棚里,会有人把它收走,然后扔在很远的地方,大概会被吃掉,或者被地上长出的菌丝吞没,化成白骨。
“感觉怎么样。”Mats讯问着Benni,
“习惯了,和普通的鸟类没什么区别。”麻木么?应该是的吧。
“难道不奇怪么?”Mats还在追问着这个问题。
“我明白你说的什么,或许,之后还会有。”
借Benni的吉言,后来我们又找到了一只翠鸟,但是,送行的篝火已经点亮了。
(下一章开车,下下章变成读者视角,Miro视角我真的拿不下来)

评论

热度(6)